首頁 » » 如果「手拿戒尺,眼中有光」的老師挨了處分……

如果「手拿戒尺,眼中有光」的老師挨了處分……

作者:h 發表日期:h 分類:

01

近日,一則「鹽池五中女老師體罰學生」的視頻在網上流傳。

視頻中,一名女教師在全班學生面前,用疑似棍棒輪番抽打7名女學生背部和頭部,邊打邊說:「還跑?不好好學習,你還跑不跑?」

有意思的是,這次網友竟一邊倒地對老師的作法表示支持:

「全程沒打臉,嚴師出高徒,我覺得挺好」;

「打幾下挺好,人都有劣根性,適當體罰可以增加記憶,讓熊孩子認識到犯錯成本比較高,可以改正」。

……

當然,網友的支持不管用,那位老師還是受到了警告處分。

據說,「老師本人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行為,主動給當事學生家長打電話道歉,並在教室當眾給學生道歉。」

同時,「學校在教職工大會上對她的錯誤行為進行了通報批評。」

這種事,我們看到開頭,就能夠想到結局。

只要是老師打學生被家長告,肯定就是老師「認錯、道歉、被處分」三部曲。

02

記得一位母親在孩子開學的時候,寫了一篇名為《孩子,希望你能夠遇見一個手拿戒尺,眼中有光的老師》的文章,引來了無數網友的共鳴。

在文中,作者這樣描述她上中學時的書法老師:

每周輪到他的書法課,同學們都不敢偷懶。

因為,這位老師上課時,發現哪個學生字寫得馬虎潦草,不僅會責令重新書寫,有時還會在同學手心輕輕打上五板子。

而老師這樣做的結果,是「在他的嚴厲要求下,媽媽練就一筆好字,工作後還常被人稱讚。」

而一次作者回老家,恰巧遇見了那位滿頭華發的退休教師,正和班裏當年挨板子最多的一位男生一起吃飯。「老師,要不是當年您管得嚴,我估計早毀了。」

那位男同學,已是北京一家文化公司的老總。

但如果放到現在,那位書法老師打學生手心會有什麼後果?

恐怕會和開頭那位老師一樣,被家長告,然後被上級處分,向學生道歉。

03

這不是想當然。

因為,我們一年會看到無數則老師以強制手段管理學生的新聞,最後的認定都是體罰。

從來沒有聽說過,學校或教育行政部門堂堂正正地站出來,表示那是老師對學生正常的懲戒。

哪怕一次,也沒有。

誰都知道懲戒是老師的權利,是教育的必要手段,但沒有人規定老師應該如何懲戒。

於是,千千萬萬個老師,都掌握不好懲戒的尺度,都不知道懲戒與體罰的區別。

或者說,沒有人告,就是懲戒,有人告,就是體罰。

這就是現在老師們每天都要面對的尷尬現實。

我的一位朋友,是位小學老師。

他對我說,他們的校長在全體會上明確講過,管學生可以,但要是學生家長告狀,他肯定保護不了。

通俗點說,工作你得干好,學生你得管好,但出事了,只能是自己兜着,領導到時候只會丟卒保車。

04

當然,這不是領導不負責任,其實領導也很無奈。

因為我們根本沒有一個標準、一個細則,來規定老師對犯了嚴重錯誤、言語管教不起作用的學生,應該如何懲戒。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家長找上門來,領導不息事寧人,又能怎樣!

在這方面,國外的一些作法確實值得我們借鑑。

比如在美國,有23個州規定了學校可以對學生實施懲戒,而且有許多明確的細則:

學年開始時,家長和學校簽訂一份聲明,表明是否同意對學生實施體罰;

必須在其他教育方法都無效的情況下才可以實施體罰;

不許當着其他學生的面體罰某個學生;

體罰時必須有證人在場,以確保體罰依法進行;

剛剛與受罰的學生發生衝突的老師不得實施體罰;

體罰必須考慮學生的性別、年齡以及身體狀況;

體罰時必須打孩子身上肉比較多的部位,比如屁股。

……

韓國2002年6月公佈了《學校生活規定預示案》,對教師如何體罰學生作了如下規定:

實施體罰之前要向學生講清理由;

實施體罰前對學生的身體、精神狀態進行檢查,必要時可延期進行體罰;

學生可提出以校內義務勞動來代替體罰;

體罰必須在校監和生活指導教師在場的情況下進行。

韓國還對體罰的實施作了詳細的規定:

對小學、初中生,用直徑1厘米、長度不超過50厘米的木棍;

對高中生,木棍直徑可在1.5厘米左右,長度不超過60厘米;

男生只能打臀部,女生只能打大腿部;

實施體罰時,初中生和高中生不超過10下,小學生不超過5下,程度以不在學生身體上留下傷痕為準。

……

有了這樣明確的規定,學生的錯誤該如何罰,老師做得是否符合規定,一對照便知。

相信有了這樣的細則,孩子被打了屁股,家長也不會去告學校和老師,即使去告,老師只要作法合規,也不用擔心會被處分。

05

連戒尺都拿不起來的老師,教不出有出息的學生。

如果拿戒尺的後果只是道歉挨罰,不但有損老師的尊嚴,更不利於學生們的成長。

可以想像,如果那位書法老師打學生手心後被上級處分,向學生道歉,下次遇到不用心的學生他還敢不敢再打?多年以後,那位母親還有沒有一手漂亮的好字,那位男生能不能成為文化公司的老總?

在每年因為體罰學生被處分的那麼多老師中,一定有文章中說的那種「手拿戒尺,眼中有光」的老師。

但這樣的老師被處分之後,恐怕他們會放下手裏的戒尺,收斂眼中的光芒。

因為,他們的心中有了恐懼。

我們需要一個規則,既保護學生不受虐待,又保護老師的懲戒權。

只有老師的管理行為能夠有章可循,「手拿戒尺,眼中有光」的老師才會越來越多。

作者:遺君明珠,教師,時評人,自媒體平台作者。側重於教育、美文、人生感悟。多篇文章創造千萬級閱讀。微信公眾號:明珠絮語(ID:tsliuchanghai)。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27874512_617954

Tag:
本文鏈接:http://www.packagehk.com/1039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