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又是一年畢業季,那些非211/985的畢業生都去哪了?

又是一年畢業季,那些非211/985的畢業生都去哪了?

作者:h 發表日期:h 分類:

又是一年畢業季,那些非211/985的畢業生都去哪了?

中新經緯客戶端4月19日電(張哲)面對學歷之遜與就業壓力之大,這些站在人生分水嶺的學子們最終都去哪兒了?

大學畢業生就業難已經不是一個新話題了。

中國政府網刊文表示,今年高校畢業生預計達820多萬人,就業創業形勢複雜嚴峻。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如果沒有「211/985」、「雙一流」這樣的名校光環,準備步入職場的「雙非」學子們壓力着實不小。

打開招聘軟件,映入眼帘的是各種211/985「專屬」列表,這讓本就充滿就業壓力的「雙非」學子望而卻步。

面對學歷之遜與就業壓力之大,這些站在人生分水嶺的學子們最終都去哪兒了?

老師醫生公務員,家長眼中的「三寶」

孟瑤是雲南師範大學音樂學專業2017屆的畢業生,畢業後在雲南工作了半年多便回到山東老家備考本省教師資格證。

孟瑤直言,「雲南離山東實在太遠了,父母不放心,自己也想家,就索性回來了。在這裏,父母都覺得公務員、教師是最好的職業。像我們這種藝術類畢業生,做音樂老師幾乎是唯一的出路。」

孟瑤正在教授鋼琴 受訪者供圖

孟瑤認為,山東和雲南兩地人的就業觀相差很大。在山東,父母都希望子女有穩定的工作、完整的家庭,這也成為當地評判一個人是否「有出息」的普遍標準。而在雲南,人們的就業觀很隨意,大多數藝術類畢業生會選擇在琴行、培訓機構等地就職。

工作時間靈活,生活相對自由,收入情況也比做教師優厚一些。但這種靈活的工作方式在父母看來就太「隨便」了,甚至不被視為正經職業。為了滿足家人的預期,考證做教師,成了她唯一的出路。

談到家庭因素,來自蘇州的邱浩也表示深有同感。雖然參加了2017年的研究生考試,但邱浩自覺勝算不大,於是報名參加了蘇州當地的公考培訓班,開始了公務員備考之路。

他說,自己本身是很排斥畢業後就考公職的,還是希望能繼續讀書,將來掌握更大的選擇權。但是公務員、教師、醫生等「鐵飯碗」在父母看來是子女畢業後的最佳去向,如果考研失利,只能遵從家長的意思了。

而值得主意的是,父母眼中的穩定職業,卻有可能成為這些年輕人的「圍城」。

據杭州網此前報道,一名28歲的浙江女孩在杭州做了5年公務員 ,在升科長後突然辭職。

「我的夢想很簡單,不過又有些異想天開,就是希望等到自己老到折騰不動的時候,還有故事講給別人聽,而且別人也願意聽。」這位女孩希望趁自己還在可以折騰的大好年齡時,讓自己變成有更多故事的人。

其實,早在2015年就有媒體報道,從2012年到2014年,杭州公務員辭職人數逐漸上升,從34人升至103人。問及辭職原因,多是對工作現狀不滿意,希望尋求更大的提升空間。

「沒有211/985頭銜,展示自己的機會都沒有」

有受訪者認為,非211、985學校的畢業生失去的不僅僅是更優厚的薪資福利,還有無數次簡歷通不過初篩的困窘。不管自身的真實能力怎樣,往往連展示自我的機會都被剝奪了。

鄭潔是南昌某高校漢語言文學專業的2018屆畢業生,如今已成功考取上海某高校的研究生。在她看來,高學歷在個人發展歷程中是最重要的。

鄭潔正在自習室準備研究生複試 受訪者供圖

當問及211、985的名校頭銜對畢業生就業的影響時,鄭潔說:「(影響)非常大啊,就業歧視還是很嚴重的。(沒有211/985的頭銜)你沒有機會展示你的優秀,或許剛看到簡歷就被篩了。而且同樣的工作,雙非就是工資低。」

來自安徽的丁萌在2016年畢業於安徽財經大學金融學專業,同年成功保研至某985高校,開始了自己的研修之路,如今已讀到研二,也面臨着實習、擇業等人生難題。

她說:「如果我本科就畢業的話,父母應該也是希望我考公職或者進銀行,在省內從事一份穩定且體面的工作,畢竟覺得女孩子不用太辛苦。」

不過讀研後,父母原來的想法也打破了。這可能是因為學歷提升了,還有我自己的性格因素,使得他們覺得什麼適合我,就讓我自己去選擇好了。」

至於將來是否會回到家鄉,丁萌表示,「個人現在計劃往一線城市發展,如果到時候薪資福利和生活成本在可接受的範圍內,當然就異地定居了。不過現在家長發展的比較好,不排除回家的可能性。再說如果異地混的不如意,確實不如回家。」

「雙非」就沒有競爭力?通向羅馬的路不只一條

畢業於山東農業大學的孫彬現在在當地的一家融資公司做財務,她告訴中新經緯,對於她而言,就業難的主要因素在於大城市人才太多,211/985等名校畢業生擠佔了就業市場,自己能得到的待遇總不如意;小城市機會又太少,得不到鍛煉。

她擁有一份令人羨慕的工作,工作地點離家只有幾分鐘的路程,工資也高於當地平均工資水平。但她認為家裏這份工作太過清閒,怕自己失去競爭力。為了創造更多的提升空間,她決定在職考研。但作出決定後,又重新陷入了糾結中。

孫彬在融資公司工作 受訪者供圖

「實在不喜歡現在的工作,還是想出去找工作,但是外出找工作會很忙,學習的時間就會很少,擔心研究生考不上……」

兩位受訪者表示,爭奪家鄉的鐵飯碗幾乎已經成為一種「畢業模式」,由於缺少明確的職業規劃,也很少去思索自己的工作興趣究竟是什麼,錯過了職業鍛煉和就業選擇的最佳時間,這或許是雙非學子競爭力較弱的主要原因。

「與一線城市、省會城市的名校不同,雙非學校往往在企業數量較少、經濟條件較弱的三線城市,在就業培訓環境方面明顯遜色於名校。本科期間相對懶散的生活氛圍,也會削弱雙非學子的競爭意識」,孫彬說。

「雙非」學子在一線城市的就業市場中真的競爭力如此薄弱嗎?

有些結論是需要時間來檢驗的。在福布斯官網發佈的「2017年中國富豪榜」榜單中,位居前三的分別是恆大集團許家印、騰訊馬化騰、阿里巴巴馬雲,而這三位分別畢業於武漢科技大學、深圳大學、杭州師範大學,都不是211、985名校出身。

畢業於山東某高校的徐瑩就表示,211/985的名校頭銜並非「絕人之路」。她認為名校頭銜既不是事業成功的標準,也不是幸福生活的標準,名校光環確實能為擇業開很多綠燈,但還是替代不了人才自身的能力。

徐瑩來北京剛滿一年,現在在一家香港集團旗下的雜誌社工作,她對中新經緯表示,「我身邊也有一些畢業於211/985名校的同事,覺得大家在工作能力上是相當的,而且一些普通本科院校畢業的學生並不比他們表現差。」她認為,畢業生的高考情況與就業表現未必絕對成正比。(中新經緯APP)

(根據受訪者要求,文中孫彬、孟瑤、丁萌、鄭潔、徐瑩皆為化名。)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28820501_561670

Tag:
本文鏈接:http://www.packagehk.com/1095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