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大字不識卻教書17年,這位大爺的一生可謂是傳奇了...

大字不識卻教書17年,這位大爺的一生可謂是傳奇了...

作者:h 發表日期:h 分類:

今天,我們要講一位奇人的傳奇故事。

這位老爺爺名叫John Corcoran ,看似平凡地度過了一生,上學、讀書,然後工作。

但是,可能任誰都不會想到,他從小到大一直不識字,以文盲的身份一直讀到了大學,還在之後當了17年的老師.....

John Corcoran於1939年出生在美國新墨西哥州,家裏有六兄妹。

從小到大,父母給Corcoran的教育就是樂觀向上的。

「你要相信你是最棒的!」「你一定會成為贏家的!」

可能正是因為全家都沉浸在這樣一種過於樂觀的氛圍里,Corcoran一直到6歲都不認識幾個字,父母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就送他去讀了小學。

而剛進入小學的Corcoran也不覺得自己有哪裏不對,畢竟學校對剛入學的孩子們的要求差不多,也就是能安靜坐下聽課就好了。

然而到了二年級,當孩子們開始接觸閱讀時,Corcoran逐漸發現了自己的不同之處。

用他自己的話來說:「我捧着課本,就像讀天書一樣,根本完全看不懂那一行行的東西。其他孩子看幾遍就會的單詞,老師卻怎麼教都教不會我...」

Corcoran不知道自己究竟出了什麼問題,他每天都在向上天祈禱:

「神啊,求你明天賜予我能看懂課文的能力吧!一點點奇蹟也好」

然而祈禱似乎並沒有得到回應,Corcoran依舊一個字也認不了。

就這樣從6歲到8歲,因為無法讀書寫字,他被安排和一群學習極差的同學坐在了一起。Corcoran雖然萬般委屈,但卻完全不知道如何開口讓自己離開這個組群。

Corcoran的父母也一次次被請到學校同老師談話。但不管會談幾次,Corcoran的父母依舊堅持:

「我們家小孩不是笨小孩,也不是壞小孩,他只是開竅比較晚而已。」

就這樣,在父母持續的「好評式教育」中,Corcoran渾渾噩噩地讀到了5年級。

課要假裝聽,作業全靠抄,考試從來都是瞎矇。這樣的生活讓Corcoran感到非常痛苦。他乾脆用起了一個極端辦法 —— 「成為不良少年」。

隔三差五挑事,各種與人打架鬥毆。

Corcoran心想,這樣學校就能夠把他開除,讓他免受讀書之苦了吧!

他也的確了了心愿,被學校開除,可是卻又馬上被轉到另一所學校。

於是,伴隨着不斷被學校開除,又不斷轉學的節奏, Corcoran就這樣混過了他的初中。

看着父母每次失望的表情,Corcoran內心也極度的痛苦。因為他很清楚,這並不是他的本性,他並不想成為一個這樣的人。

多年以後他回想起那段時光,無奈地說:

「其實,內心深處的我急需大家認可,我想要成為一個好學生,一個受人尊重的成功人士。」

痛苦的心裏掙扎讓Corcoran開始思考,怎樣才能不再掩飾自我地讀完高中呢?

思考了一番,Corcoran發現了自己的強項——他有着極強的人際交往能力,人緣爆棚,而且他還是個運動好手...

這個發現給了Corcoran一絲曙光,他開始從這些優點下手改變。

找尋到自我的Corcoran開始逐漸成為校內的人氣王。他開始有了一批追隨他的「小弟」,還交到了成績全校前列的「學霸女友」。

雖然當時他依然寫不出任何完整的句子,也只能拼寫出自己的名字和幾個簡單的單詞。但憑藉自己超強的人際交往能力,所有的一切都有人幫他搞定。

作業不會做?排隊幫他做作業的人有的是。

考試不會答?隔壁桌的學霸死黨就把答案小抄遞了過來...

一直讀到了高中結束,都沒有一個人知道Corcoran不識字,大家都以為他只是不喜歡讀書...

到最後,大字不識一個的Corcoran竟然還拿到了大學的體育獎學金!

Corcoran看着發生的種種,不斷地喃喃自語着「天哪,我究竟是怎麼混到這一步的?」

上了大學後,Corcoran再次憑藉自己突出的社交能力,快速締結了屬於自己的社交網。

然後再次用高中的那一套,搞定了大部分學習考試問題。

他還快速打入了學校的「兄弟互助社團」,結交了不少高年級的學長,從他們那得到往屆考試內容來搞定考試。

有時候如果遇上老師即興出題考試,Corcoran也不怕,他選擇了一個靠窗的位置,讓一個學霸朋友躲在窗戶外面,卷子一發下來他就偷偷把試卷遞出去,再把事先準備好的「假試卷」擺在桌上作答。

回憶起這份往事,Corcoran笑着說:

「那時幫我的那個學生可能算是全校最聰明的學生了,但是他是個害羞鬼,不敢邀請一個叫瑪麗的女孩參加學校舞會。於是他請我幫他促成這段關係,他可以來幫我考試。」

也還有那麼幾次,為了通過考試,Corcoran不得不叫上幾個人深夜撬鎖溜進教授辦公室翻找試卷,再拿給學霸朋友提前幫忙作答。

這樣的行為再次讓Corcoran開始反思自己:「之前我的行為可能只是作弊,但是現在我的行為已經是犯罪了!」

Corcoran也開始苦惱,為什麼就不能跟所有人坦白,向大家尋求幫助呢!

但當時的他不管怎麼糾結,依舊打不開心裏的這個死結,覺得沒有人能夠理解他的苦惱。所以他決定死守這個秘密,乾脆一直帶進自己的墳墓吧。

Corcoran就這樣讀完了他的大學,但更神奇的事情還在後面。

大學畢業後的Corcoran發現幾乎所有的工作都要用到讀寫,那這樣自己幾乎沒有職業可以申請。

但是自己最熟悉的地方是學校,要說如何駕輕就熟地掩蓋自己不會識字的缺陷,那必須得是學校這個地方了!

Corcoran心一橫,向一些中學遞交了體育老師和社交學老師的申請。

於是,1961年,John Corcoran,一個完全不會讀書寫字的人,正式開始了他的教師生涯…

當體育老師完全沒有什麼問題,本來體育老師就不需要用到什麼文字。

社交老師當得也還湊合,畢竟Corcoran最擅長的就是社交。而Corcoran的課堂上也從來沒出現過板書,每次上課都是帶着學生們看電影,然後展開激烈的討論。

這樣的教學方法反而贏得了許多學生的喜愛,Corcoran這個不會認字寫字的老師,居然年年被評為優秀教師...

不過Corcoran也還是有頭痛的地方。他讀不出學生的名字,所以每次點名時就把名冊遞給自己熟悉的學生,要他們幫自己點。

幫他點名的學生以為這是老師的考驗,也壓根沒有懷疑過其實可能是老師不識字...

如果說點名可以這樣湊合解決,那一周一次的教職工會議無疑讓Corcoran真心抓狂,因為每次開會,領導們都喜歡讓老師展開頭腦風暴,每人都要上台演講。

既然是上台演講,什麼也不在黑板上寫下也有點奇怪,於是每次要上黑板寫東西時,Corcoran就開始裝病,捂住胸口,順勢倒在地上...

總之,像上學的時候一樣,每一次開會,Corcoran都能用不一樣的招數矇混過關。

任職教師期間,Corcoran還遇到了自己現在的妻子,Cathy。

Corcoran覺得,婚姻是神聖的,他應該對另一半保持忠誠。

於是他在對着鏡子練習了無數次後,終於鼓起勇氣對未婚妻說「Cathy,我其實不會讀書…(I can't read)」

但未婚妻似乎並沒有理解Corcoran的意思,她以為他只是在跟她坦白他不擅長讀書。

Corcoran明白妻子沒有懂自己,但也沒有過多解釋。時不時Corcoran也會找妻子幫自己填寫文件什麼的,但妻子從來沒有懷疑過丈夫不能讀寫。

直到兩人有了孩子,這個真相才最終浮出水面。

Corcoran和妻子每天需要輪流給孩子講睡前故事。某天輪到Corcoran講故事時,他卻發現這個故事自己沒有讀過。看不懂文字,又不能不講,Corcoran只能硬着頭皮開始瞎編亂造。

這時女兒喊道:「爸爸,你和媽媽講得不一樣!」

此時的妻子才恍然大悟,丈夫之前的」I can『t read「到底是什麼意思...

得知真相後的妻子並沒有責怪Corcoran,她選擇默默地幫助Corcoran克服內心壓抑許久的負面情緒。

得到妻子理解的Corcoran如釋重負,他靜下心來,決定坦誠面對自己的缺陷,離開學校。

「課堂上,我慷慨激昂地教導學生們勇於探尋真相,但我自己卻是教室里最大的騙子,我不配留在這裏…」

於是1978年,Corcoran主動辭職離開學校。從開始任職到那時,Corcoran竟然已經在學校任教17年。

離開學校後的Corcoran投身於房地廠事業,再次憑藉自己高超的社交技術混得風生水起,短短几年就賺了幾百萬….

然而,事業有成、家庭美滿的他,心情卻總是停留在低谷。原因就是那個困擾他多年的心結 —— 他是個文盲...

離開學校的八年之後,他再不能忍受隱藏這個秘密,決定勇敢地站出來,向媒體講述當年的一切!

一時間,舉國轟動。各大電視台都開始報道Corcoran的故事。Corcoran由此也知道了,全世界和他有一樣困擾的人大有人在...

有感於自己這四十幾年來的各種內心掙扎,Corcoran出錢成立了"Corcoran成年讀寫基金會",請專家無償為那些有先天讀寫障礙的人進行特殊培訓。

他還開始各種各種參加電視節目,希望把自己的故事說出來,激勵更多有讀寫障礙的人接受自己。

Corcoran在48年里一直生活在各種謊言與欺騙中。他雖然極力死守自己的秘密,最終還是逃不過良心的審判站了出來。

公開秘密後的Corcoran開始接受起系統的讀寫障礙閱讀教學,雖然速度緩慢,但也在慢慢學會如何閱讀。

他開始四處演講,把自己的故事講給全世界聽。懺悔過往的同時,也呼籲大家給讀寫障礙者更多關注。

他的行動引發了社會廣泛的關注,還受到了喬治·布殊總統的表彰和接見。

說起自己的故事,Corcoran總是會激動地告訴世界:

「我知道有人聽到這個故事會不舒服,他們一定會覺得自己被欺騙了,還有人根本不相信我所說的話,認為我是為了出名才編造了這種『沒底線』的故事;

但是我還是想讓那些和我有相同苦惱的人看到希望,哪怕只是微弱的一點點光亮——我們不是笨蛋,我們還是可以學會閱讀的,只不過比別人晚一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28957628_508571

Tag:
本文鏈接:http://www.packagehk.com/1104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