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放管服」改革中政務大數據共享的壁壘及其破解

「放管服」改革中政務大數據共享的壁壘及其破解

作者:Clement 發表日期:05 分類:

點擊上方藍色字體,關注我們



摘要:當前我國政務大數據共享面臨體制壁壘、管理壁壘、法律制度壁壘、技術壁壘和心理壁壘等阻礙因素。浙江衢州的「最多跑一次」改革取得成功與政務大數據共享是相輔相成、互為因果的關係, 是在政策、技術、管理制度的有效結合、相互促動下達成的。針對政務大數據共享存在的諸多壁壘, 可從以下幾方面予以破解:成立大數據管理的專門部門;建立大數據共享的統籌整合機制;健全大數據發展的法律制度;提供大數據共享的技術支撐;樹立大數據共享的思想理念;講求推進策略並完善大數據共享的考核機制。


一、引言


「放管服」是「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的簡稱。「放管服」改革是2016年5月以來全國力推的完善政府服務機制、打造服務型政府的重大改革, 涉及行政審批、行政許可、行政確認以及公眾服務等一系列審批與服務事項。2017年6月, 李克強在深化「放管服」改革會議上提出了當前改革的五大重點即五個「為」:為促進就業創業降門檻、為各類市場主體減負擔、為激發有效投資拓空間、為公平營商創條件、為群眾辦事生活增便利。如何深入推進「互聯網+」政務服務, 讓「數據跑路」代替「群眾跑腿」, 落實五個「為」在當前顯得尤為迫切。戮力破除政務大數據共享壁壘, 全面推動大數據在政府內部的共享, 暢通政務數據的流轉和使用, 優化政府管理與服務流程, 增強部門間層級間協同治理能力, 提升政務服務效率和水平, 更是亟待解決的重大課題。浙江省在深化「放管服」改革的過程中, 於2016年底首先提出了讓群眾和企業到政府辦事「最多跑一次」的要求。本文擬分析政務大數據共享的壁壘, 並通過對浙江改革案例的分析, 探討打破數據共享壁壘與實現政務大數據共享的成功因素, 進而提出相應的對策。


二、政務大數據共享的壁壘:文獻回顧及調研觀察

所謂政務大數據, 是指各級行政機關以及法律法規授權具有行政職能的事業單位和社會組織在依法履行職能的過程中採集、製作和獲取的各類數據。所謂政務大數據共享壁壘, 是指政務大數據共享的各種阻礙因素, 概括起來, 主要包括以下方面。


一是體制壁壘。長期以來由於條塊分割體制, 政府信息資源在開發上缺乏統一規劃, 重複投資、重複建設, 呈現明顯的「部門化」格局, 形成了一個個的「信息孤島」。從範圍看, 由於缺乏統一規劃和管理, 大部分數據庫不共享或只在有限範圍內共享。從工作習慣看, 部門在日常管理與服務過程中獲取、採集甚至開發的信息資源, 與部門的職權密切相關, 是部門心血的凝結, 故而往往習慣於將本部門手中的信息資源封閉起來, 而不願拿出來與其他部門共享。從動機看, 基於部門利益的考慮不願共享。一些部門擔心信息共享後, 信息壟斷優勢丟失, 部門權力旁落, 影響部門利益的實現, 因而不願信息整合共享。為了強化自身利益, 一些地區和部門出於「本位主義」, 人為構築各種壁壘, 這進一步加大了政府大數據共享難度。

二是管理壁壘。在政務信息日常管理中, 各地區各部門的信息系統往往自成體系, 政府掌握的數據大都處於割裂狀態, 部門林立造成巨大的「數據煙囪」, 各部門間數據溝通、流動困難, 數據難以互通共享。在政務數據產生與發展過程中, 存在強勢部門與弱勢部門之間發展的不平衡。強勢部門掌握着豐富而又十分關鍵的數據, 往往認為依靠自己原有的信息優勢, 沒有辦不了的事, 因而不屑於與其他部門共享;而弱勢部門要向強勢部門請求開放數據接口或者調用相關數據, 大多情況下並不能得到強勢部門的真心配合。此外, 在數據共享的推進過程中, 有些地方或部門信息基礎條件較好, 認識水平也比較高, 因而容易形成數據共享的共識;而有些地方或部門原有信息基礎較差, 要升級改造信息系統需要花費大量的資金和精力, 因而推進數據共享積極性不夠。如果強制實行整齊劃一的推進策略, 可能會遭到一些地方和部門或明或暗的牴觸。

三是法律制度壁壘。政務大數據的開發、整合和管理過程中常常會涉及數據的安全性、真實性和保密性等問題, 這些問題都需要法律法規的明確規定, 但目前相關法律法規仍然缺位。《政府信息公開條例》和《2015年政府信息公開工作要點》並未明確在數據共享過程中, 所共享的數據是否涉及國家安全、商業秘密、個人私隱, 以至於在實際工作中難以把握。一些政府部門出於數據安全的考量, 常常以「不宜共享」為由, 抵制數據共享。一些與政務大數據共享密切相關的重要事項, 比如政務數據公開與保密、電子簽名與電子認證、網絡互通與局部隔離、電子文檔的共享與保密等, 尚未出台相應的法律法規。同時, 目前數據資源產權界定模糊, 在數據的採集、使用、共享過程中如何既能發揮數據的價值又能兼顧數據的產權, 也是法律上亟待明確的問題。我國大數據相關法律法規的滯後, 很大程度上制約了政務大數據的共享。

四是技術壁壘。政務大數據共享的技術壁壘主要有標準不一、平台疊加、接口不通等。從標準看, 我國目前尚未制訂統一的政務數據標準、格式和架構, 數據的編目、歸類、採集、匯集等方面均存在指標口徑的差異、技術標準的不一致, 導致政務數據在不同系統之間不能互通, 難以有效地共享、整合。另外, 由於缺少統一的元數據標準, 不同系統、不同部門之間的數據兼容性欠缺, 導致政務數據的流通性差、共通性弱, 客觀上造成嚴重的數據封閉現象。不僅各系統自建各種管理平台, 形成層層疊加的形形色色的管理平台, 甚至在一個機關單位內部也存在各業務口自建平台並相互疊加、互不聯通的現象。即使在一些層次較高的省級或者市級數據中心, 也未能打通數據來源的接口, 依舊存在數據調取不暢、應用困難的現象, 這些都極不利於數據的共享整合。

五是心理壁壘。首先, 心理壁壘來自保守心理和固化思維。一些領導和公務人員思想保守、知識老化, 害怕創新, 害怕改革。對數據共享這一全新事物認識不清、接受度低, 大多懷着拒斥的心理, 從行為上予以抵制。還有一些人囿於傳統思維習慣, 對新時代新變化視而不見, 反應遲鈍, 依舊固守於過往經驗和工作陳規, 「以不變應萬變」。其次, 心理壁壘來自對安全隱患及風險的擔心。政務數據共享中的安全風險既有來自計算機硬軟件方面, 比如計算機系統的脆弱性;也有來自網絡方面, 比如網絡病毒的泛濫、黑客的入侵;還有來自人為操作方面, 比如內部工作人員違規、非法或者失誤操作等。最後, 心理壁壘還來自政府工作人員對風險的規避和對問責的逃避。在政府問責的宏觀大背景下, 一些地方或部門在數據共享上瞻前顧後, 既擔心數據共享後自身原先數據不真實、不精確的問題會暴露出來, 又擔心原有信息平台技術落後、兼容性差而引起不便, 還擔心數據共享會將自己的管理行為置於監督之下, 害怕會引起問責。

三、「最多跑一次」改革中的政務大數據共享

在全國以「放管服」為核心的政務服務改革中, 不少地方都在嘗試通過優化業務流程、整合服務資源提升服務績效的各種努力。而其中都有一種渴求, 即業務流程重組背後的「數據共享渴求」, 可以說, 改革激發了數據共享的動機和熱情。浙江省2016年首提、2017年主推的「最多跑一次」改革, 核心要義是深入推行「互聯網+政務服務」, 全面深化「放管服」改革力度, 以「最多跑一次」倒逼簡政放權、優化服務。

(一) 改革的源起:衢州審批改革試點成功

衢州改革試點於2016年5月由浙江省編辦組織發起, 最初旨在推進衢州市行政審批的效率, 提法是「一窗受理」, 試圖從體制機制創新入手, 實現審批流程優化重組, 後來發展到必須要破除「信息壁壘」, 實現數據共享。衢州改革主要在以下方面取得成功。首先, 從分散受理到「一窗受理」, 實現審批服務流程的「物理」整合。將原先各部門設置在審批中心的前台全部變為綜合受理窗口, 而受理之後的分類、轉交、辦理等流程均在後台完成。所有能現場辦結的事項當場辦結, 其他的待辦結後將證照快遞送達。其次, 從「職能歸併」到授權下放, 實現審批服務功能的下降。衢州早期推行「兩集中、兩到位」的職能歸併改革, 後來嘗試從機制體制改革入手, 通過委託、授權等辦法實行權力下放, 權力直接下放至服務窗口。最後, 從「部門壁壘」到大數據共享, 嘗試審批服務流程的「化學」整合。衢州行政審批制度改革, 不僅在線下實行業務流程重組, 而且通過線上線下業務協同快速實行並聯審批。為加快辦事流程, 方便部門之間數據共享, 衢州政務服務網重視電子證照庫建設, 目前已收集涉及20個部門、95類電子證照一萬餘份, 同時還製作61個電子印章, 還通過政務網絡數據共享的方式提供電子證照的生成、管理、共享、打印、下載等服務。在業務辦理流程上, 實行一窗受理錄入、掃描, 其他部門網上共享、下載, 進行並聯審批;通過大數據交換共享平台, 打破各類專網、專庫與政務服務網平台之間的數據壁壘, 實現數據共享, 為全面推進審批表單電子化和流程再造、提速增效提供了技術保障。

(二) 省級的高調推動:「一把手」強力推動, 完善省級政務大數據共享平台

「最多跑一次」改革從一開始就是由省領導高調提出並全力推動的。2016年底在浙江省委經濟工作會議上, 省長車俊肯定了衢州「一窗受理」改革經驗, 首次提出要按照『最多跑一次』的理念和目標, 打造現代高效政府和服務型政府。在2017年1月16日浙江省政府工作報告中, 再次明確提出加快「最多跑一次」改革, 從與企業和人民群眾生產生活關係最緊密的領域和事項做起, 逐步實現全覆蓋。2017年4月12日, 在衢州舉行的推進「最多跑一次」改革現場會上, 車俊再次強調, 要堅持需求導向、效果導向, 不斷提升效能、優化服務, 提升企業和群眾獲得感。2017年5月24日省政府召開專題會議, 重點研究打破信息孤島, 實現數據共享, 加快推進「最多跑一次」改革, 省委副書記、代省長袁家軍提出要強化目標導向、問題導向、效果導向, 以釘釘子精神推動此項改革落地見效。

同時, 省政府還不斷完善省級政務數據平台, 支撐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浙江省政務服務網這「一張網」是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的有力支撐。該網自2014年建立以來, 大力推動公共數據歸集、整合和共享、開放, 暢通全省政務數據共享交換體系, 現在該網已形成了涵蓋全省各層級各部門的網狀信息交換與共享體系。2016年9月國務院《政務信息資源共享管理暫行規定》出台後, 浙江省通過該網發佈省級公共數據資源目錄, 涵蓋66個省級單位一萬七千餘項數據。「最多跑一次」改革以來, 浙江省通過該網向全省各級機關、行政服務中心開放省級部門兩千六百餘個公共數據項的共享權限。此外, 該網2017年上半年還開發出「一站受理」網上服務平台, 完成9個省級單位與地方行政審批中心條塊信息系統互聯互通。浙江省通過政務服務網實行大數據共享, 為政務服務提供了方便。

(三) 省級部門和地方的響應

省級各部門和全省各地紛紛將此項改革作為「一把手」工程, 成立專門的領導小組, 並下大力氣推進, 經過半年多改革, 取得了階段性成果。

一是網上公佈服務事項, 讓群眾獲知相關辦事資訊。改革的首項任務即公佈「最多跑一次」辦事清單。截至2017年3月底, 共有59個省級單位梳理出958項辦事清單, 設區市平均1002項, 縣 (市、區) 平均862項, 並及時在網上公佈。通過公佈服務事項, 群眾能更準確全面、便捷高效地獲取辦事相關資訊。

二是線下重組優化辦理流程, 形成集成服務。在全省推行「一窗受理、集成服務」模式;市、縣行政服務中心在投資項目、商事登記、不動產登記等領域設置綜合窗口並對外辦理業務, 實行「前台綜合受理, 後台分類審批, 綜合窗口出件」的辦事流程。寧波、溫州、衢州等市設立涉外事務、商貿事務、公積金服務等綜合窗口。通過集成服務與數據共享, 「並聯審批」才能得到支撐。

三是合辦聯辦, 減少審批環節。在投資審批、市場准入、便民服務等重點領域率先取得突破, 如投資項目審批中, 建設、人防、消防施工圖審查「多審合一」在全國率先推進;新版企業投資項目備案系統上線並試運行, 實現「零上門」在線辦理;全省外貿企業實行十一證「證照聯辦」。在不動產登記改革中, 杭州市辦理一筆不動產登記領證將原來國土、房管、地稅三部門辦事窗口「合三為一」設置為聯合窗口, 將原需2天縮減到60分鐘當場領證, 實現「立等可取」。湖州市多項業務實現「同城辦理」, 在人力社保、住房公積金、國稅等部門三十多項業務上實行多點辦理、就近辦理和同城辦理。

四是線上線下數據共享, 做到便民惠民。在「最多跑一次」改革中, 實行線上線下雙向整合, 不僅在行政服務中心實行「一窗受理」、綜合進件, 而且開通了網上「一窗受理」平台, 支撐政務服務的網上辦理。無論線上線下, 都有政務數據的共享共用。第一, 在審批申請和社會服務中「減少材料提供」。一律取消無法律法規、規章行政規範性文件依據的材料;對同一部門內前一個審批環節已經提交的材料, 下一環節不得要求再次提交;凡能通過網絡共享復用的材料, 不得要求重複提交。第二, 線下服務中的數據共享。在行政服務中心辦理證照等服務, 通過打通相關部門或聯辦部門的數據, 實現流程重組和並聯辦理。第三, 「零上門」服務中的數據共享。在網上政務服務中, 群眾和企業通過網上「一窗平台」在線申請, 提交材料, 辦事部門在網上「一窗平台」在線審核、辦理並在線反饋, 辦理結束後在線提供證照或者郵寄送達, 實現「零上門」服務。第四, APP服務方便數據共享。通過開發政務服務APP, 群眾和企業可通過手機便捷辦理, 政府數據共享也更便捷。第五, 不同層級之間的數據共享。不僅省市縣數據共享, 還推動基層服務網點與網上服務平台無縫對接。鄉鎮 (街道) 政務服務中心和村 (社區) 便民服務點充分利用共享的網上政務服務資源, 在勞動就業、社會保險、社會救助、扶貧脫貧等方面為群眾提供更為便捷的綜合服務, 從而實現「互聯網+政務服務」基層全覆蓋。

四、「最多跑一次」改革成功的要素分析

當今的大數據技術為「放管服」改革注入了強勁的動力和新鮮的血液, 為政務服務改革突破傳統瓶頸制約提供了想像空間和技術可能。「最多跑一次」改革的成功與政務大數據共享是相輔相成、互為因果的關係, 同時又是在政策、技術、管理制度的有效結合、相互促動下達成的。

(一) 網絡基礎平台的強力支撐

「浙江政務服務網」作為全國第一個構建在雲端、省市縣一體化建設與管理的「互聯網+政府服務」平台, 支持全省四十多個部門實行一站式網上審批和政務服務。政務服務網是「最多跑一次」的網絡承載者和運行平台, 「最多跑一次」改革通過升級和完善這「一張網」, 優化政務服務流程, 升級並聯審批, 達到「一窗受理、集成服務」的新型結構與流程重組。針對原先存在的各自為政、信息封鎖、職能交叉、相互推諉等問題, 通過加強「便民服務平台」建設, 推動跨部門大數據和信息資源共享, 讓部門數據保持互聯、互通、共享的狀態, 通過共享平台隨時調取, 相互印證相關管理數據, 不讓群眾或企業辦事跑多家機構、跑多次。政務服務網的強力支撐, 是改革取得成功的技術支撐。

(二) 「一把手」的大力推動

「最多跑一次」改革取得成功離不開政府的強力推動, 特別是「一把手」的倡導推進。在不到半年時間內, 浙江省原省長車俊、現任省長袁家軍通過政府工作報告、現場推進會、專題會議等形式, 發出倡議, 提出要求, 先後四次在正式場合強力推進此項改革。這些要求十分明確、具體、可操作, 對改革的目標、導向、關鍵環節做出明確指示。從2016年底浙江省委經濟工作會議上首提, 2017年1月16日政府工作報告列為當年重點工作, 到1月30日《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重點工作責任分解》列為省長親自挂帥的重點工作之首, 再到2月20日《加快推進「最多跑一次」改革實施方案》對這件「頭等大事」進行全面部署, 直至4月12日現場推進會、5月24日專題會, 無一不是省政府層面特別是政府「一把手」對此項改革的強力推動。這種推動為改革提供了原動力, 促進了改革的成功。

(三) 政策法規的有效保障

改革之前, 浙江省政府先後出台相關政策規定, 2014年11月的《浙江政務服務網信息資源共享管理暫行辦法》、2016年2月的《浙江省促進大數據發展實施計劃》, 對組建信息共享平台、共享原則、信息目錄、信息採集、共享應用、安全管理等方面進行了規定。2017年以來, 省政府又密集出台相關規定。2017年2月份《浙江政務服務網電子文件管理暫行辦法》頒佈, 規範了浙江政務服務網的電子文件管理工作, 為網上申請和電子歸檔、「數據跑腿」、全流程在線辦理等提供了法律支撐。2017年3月20日發佈的《浙江省公共數據和電子政務管理辦法》, 更是明確了各級政府部門打破數據壁壘、實行數據共享的義務。一系列政策法規, 為「最多跑一次」改革提供了有效的保障。

(四) 督辦檢查的激勵鞭策

浙江省成立了省政府推進「最多跑一次」深化「四單一網」改革協調小組, 由省長擔任組長, 下設「最多跑一次」改革專題組, 成立省「最多跑一次」改革領導小組辦公室 (簡稱「跑辦」) , 專司此項改革的指導、推進和督察之職。各部門紛紛成立由部門首長挂帥的「最多跑一次」改革工作領導小組, 各地紛紛成立行政首長領銜的「最多跑一次」改革辦公室。自2017年4月24日開始, 浙江省開展了首輪為期5天的「最多跑一次」改革督察工作, 成立3個督察組, 赴11個設區市重點督察, 對是否真正落實公佈的「最多跑一次」事項, 是否真正推行「一窗受理、集成服務」, 是否落實了不動產統一登記改革、外貿企業「證照聯辦」等改革, 特別是對「一窗受理、集成服務」改革進行了體驗式督察。通過督察, 促進了改革在地方層面的推進, 對改革的問題和難點進行了指導。

五、「最多跑一次」改革的案例啟示


(一) 「放管服」改革取得成功離不開政務大數據共享的基礎支撐

大數據時代最需要充分挖掘並利用數據來優化管理服務。政務大數據長期沉睡在各部門各系統, 造成巨大的資源浪費, 如何充分利用大數據技術, 使這些數據「活起來」「流轉起來」, 充分發揮其價值, 也是時代的發展趨勢。數據隱含着權力、暗藏着信息, 讓「數據多跑路, 群眾少跑腿」便是一種新的管理思路、新的管理技術。如果說政務服務改革中的職能歸併還僅僅停留在單個部門內的改變, 現在的改革則旨在打破部門界限、實現行政效率和服務績效質的飛躍, 真正實現「數據部門間網上走」。北京、上海、浙江、貴州、深圳、廣州、南京、成都等省市以敏銳的嗅覺, 率先推進政務大數據共享共用、挖掘開發, 實現政務數據共享增值, 改善治理績效, 提升公共服務能力和績效水平。

(二) 政務大數據共享是實現政務服務改革向「整體性」治理邁進的基礎條件

傳統行政體制下的部門分割嚴重影響政府運作的整體績效。加強跨部門的協調、合作與協同, 通過結構性重組與功能性重組打破原有固化的行政流程, 使政府管理不再「僵化」, 使「棘手問題」能得到解決, 這是「整體性」治理理論所追求的目標。從全國範圍看, 在行政審批和政務服務領域, 一些地方進行了有價值的嘗試。天津濱海新區通過專門的職能部門承接審批服務, 實現了濱海新區「一顆印章管審批」:將18個部門的216項審批職責全部劃轉歸行政審批局, 由行政審批局直接實施審批, 啟用行政審批專用章, 完成了審批職能的整體性重構。在大數據時代, 政府管理和服務中日益頻繁地面臨多源數據問題, 越來越多的跨數據集的聯繫也日趨普遍, 因而在政府管理與服務過程中, 需要更多地適應形勢發展的要求, 形成擅長整合多數據源的公共管理模式。同時, 面對紛繁複雜的管理問題和日益多樣化的服務需求, 需要形成更具彈性和柔性的管理。在大數據時代, 通過統一的縱橫交錯的網絡信息平台, 實現政務大數據在層級之間、部門之間、系統之間的共享共用, 也是實現柔性管理的一種新思路。藉助大數據、雲計算、物聯網等創新技術打破部門壁壘, 實現政務大數據共享, 從「一站式服務」到「網上集成服務」, 實現服務流程優化重組, 讓群眾感受到方便快捷的服務, 正是整體性政府理論的一種實踐註腳。

(三) 政務大數據共享取得階段性的成功與高層政府的強力推動、倒逼機制和考核掛鈎密切相關

「最多跑一次」改革實踐證明, 改革取得成功, 與省政府的強力推動以及省級密集出台相關制度規定予以保障是密不可分的。在此次改革中, 省政府「一把手」四次發聲, 力推改革, 省里將此項改革作為「頭等大事」, 並出台一系列政策法規、制度規範和工作標準;各部門和各地方紛紛將此項改革作為「一號工程」, 爭先恐後, 快速跟進。在改革過程中, 最為關鍵的突破點在於打破信息壁壘, 實現政務數據共享, 2017年5月份的專題推進會正是圍繞這一關鍵環節展開。在第一輪督察中, 省里將督察重點放在「集成辦理」是否順利、「數據共享」是否通暢等問題上。從督察反饋結果看, 改革實施比較到位的部門和地方, 對省政府精神的把握和相關制度規定的執行也比較到位, 在「集成服務」和「網上辦事」方面, 推進政務數據共享也相對走在前面。因此, 本次改革中, 來自省級的強力推動和制度規定對改革起至關重要的推進與保障作用, 對政務大數據共享壁壘的破解也起到「打通關節」的作用。

(四) 政務大數據跨部門共享採用先易後難、穩步推進的思路更有效果

跨部門數據共享的主要障礙就是部門分割的權力和利益制約, 改革的難度相當大。而在政務服務領域, 涉及的權力事項相對明晰, 既能減少部門的疑慮, 使部門放下包袱推進信息共享, 又能讓群眾得到明顯的實惠, 增強對改革的感知度和獲得感, 更能得到群眾支持, 贏得社會反響, 並為以後的改革鋪平道路。按照省里「分類要求、分步快走」的目標, 此次改革率先要「從與企業和人民群眾生產生活關係最緊密的領域和事項做起」, 而且重點放在行政審批、證照辦理等方便企業和群眾的政務服務事項上, 體現了先易後難、穩步推進的思路。此項改革實踐證明, 這種推進策略取得了相當不錯的結果, 改革阻力相對較小, 改革推進相對順利。


針對政務大數據共享存在的諸多壁壘, 可以從機構完善、機制整合、法規健全、技術支撐、理念轉型、考核問責等方面予以破解。

一是成立大數據管理的專門部門。應當成立專司大數據管理的專門機構, 如2014年2月成立的廣東省大數據局、2017年2月成立的貴州省大數據發展管理局、2017年6月成立的杭州市數據資源管理局。這些機構或隸屬於原有的經濟和信息化管理機構, 或獨立出來成為一個部門, 但都在大數據發展戰略規劃、大數據產業政策實施、大數據相關法規政策起草、地方性行業技術規範和標準的擬訂等方面承擔着管理職能。其中包括與大數據共享最直接相關的職能, 如制訂數據資源採集、存儲、登記、開發利用和共享的標準規範、管理辦法, 籌劃、協調、組織實施大數據應用重大項目, 推進政務大數據統一平台建設, 促進政務數據資源整合共享等。

二是建立大數據共享的統籌整合機制。以政務大數據統籌協調發展為出發點, 完善電子政務項目全流程管理制度, 通過電子政務項目推進、信息系統財政資金統籌安排, 對政府部門信息化機構、信息化平台和信息系統實行統籌整合。在政務數據戰略規劃中, 實施「雲優先」戰略, 在省級層面, 政府部門新建的所有非涉密信息系統毫無例外地被統一部署到省電子政務雲平台。同時, 對存量非涉密信息系統, 應逐步實現向電子政務雲平台的遷移。此外, 凡是涉及政務數據資源匯聚、跨部門共享交換的所有信息化項目, 必須依託省級政務服務網的統一數據中心和共享交換平台開展。通過整合, 打破政府部門對數據資源各自為政的管理格局, 從而進行統一規劃、實行統一標準、建立統一平台, 促進政務大數據的全過程規劃與管理。

三是健全大數據發展的法律制度。在法律建設方面, 從完善政務大數據共享的相應法律入手, 研究制訂國家層面的大數據管理法律制度, 為政府大數據共享提供有力的法律支撐。特別需要在政務信息公開與保密、電子簽名和電子認證、網絡互聯互通與局部隔離、電子文檔保護等方面, 儘快立法規範。此外, 還需制定市場數據資源相關的法律法規體系, 推進市場數據資源的安全管理、採集、傳輸、存儲、確權、使用、開放等各環節立法。在制度完善方面, 改革政府數據治理體系, 在數據產權、數據定價、數據保護等方面創新制度設計, 消除阻礙政府數據開放、部門間政務數據共享的制度壁壘。

四是提供大數據共享的技術支撐。首先, 全面推動省級一體化、整合式大數據交換共享平台的建立, 在條件具備的情況下, 加緊推進全國統一的政務大數據平台的建成。其次, 推進標準化建設。標準化建設的重點是解決各地方、部門相互獨立的業務系統間的「互聯互通」, 即數據、業務和系統的整合。因此亟須建立政務信息資源目錄體系, 實行「一照一碼」, 奠定信息共享基礎;亟須制訂統一的電子政務信息資源建設標準和技術規範;亟須建立標準轉換體系, 推動電子政務信息資源共享。通過制訂政務大數據標準規範和操作流程, 破除數據共享技術上的壁壘。

五是樹立大數據共享的思想理念。針對權力本位和部門利益的制約, 重點從思想上樹立「數據公有」「共享增值」的新理念。打破原有的思維定式和工作習慣, 樹立政務信息「公共品」屬性的觀念;樹立全局意識和統籌意識, 打破信息封閉的思想障礙;破除部門主義, 樹立「整體性政府」理念;加強部門間協作, 樹立服務型政府觀念。針對思想陳舊、固守舊制的問題, 樹立政務大數據是未來最重要的戰略資源的思想理念, 讓政府部門領導及公務員充分認識到, 數據封閉、沉睡就是最大的資源浪費, 從而提高對政務大數據共享的接受程度和認識水平, 從思想上破除數據共享的阻力。

六是講求推進策略並完善大數據共享的考核機制。在打通政務大數據壁壘的推進過程中, 以實用、實效為導向, 以管理應用為目標來匯聚和共享數據, 以利企利民為出發點推進政務數據的共享應用。在工作推進策略上, 將全面推進與重點提升結合起來, 針對不同地區分別施策, 在大數據發展基礎較好的地區實行政府數據資源的全面匯聚、共享和應用, 在發展基礎相對落後的地區則圍繞重點特色領域進行攻關, 以點帶面。此外, 還需調整和完善數據共享的績效考核機制。政府績效考核指標的設計, 要與改革成果掛鈎, 要將政務大數據共享作為重要指標納入考核。針對地方或者部門的「懶政」或者「不作為」狀況, 建立問責機制, 並以時間表約束下級各部門, 形成倒逼效應, 督促政務大數據共享。



來源:電子政務智庫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26555582&ver=882&signature=QVS10hMQelY2mKdh0V*UauFlfmJpdoOAX-DAfjnuFZlUiMD-GpAQDrR1NCz7H-eCPlfnljT2wqvyN3lhrgGDzd9rSxwYts7sN9S53iagB0MJp6hKj6OsFWL-ocYvDh2W&new=1

Omni Mind Gym 全邁進心理服務是香港一家提供綜合心理服務的平台.

Tag:
本文鏈接:http://www.packagehk.com/1303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