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媽媽隻身帶病女求醫,三千公裏隻說一句話:寶貝不怕

媽媽隻身帶病女求醫,三千公裏隻說一句話:寶貝不怕

作者:Ingrid 發表日期:11 分類:

10月31日早晨5:30從牡丹江市東寧縣老家出發,11月1日晚上21:30分抵達上海,整整40個小時,三千多公裏路,34歲的王金鳳隻身帶著10個月大的女兒求醫,抵達上海時,口袋裏隻剩下1370元,如果不是誌願者幫她,她連買票的錢都不夠。

王金鳳來自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東寧縣綏陽林業局柳條溝一個偏遠的山村,結婚12年未能生育,被丈夫嫌棄離異,後來再嫁,於今年1月生了女兒鑫鑫。

由於孩子早產,王金鳳還沒得及抱抱她,便被送進了新生兒監護室搶救。王金鳳和現在的丈夫結婚時,因為其前妻患重病,家裏已經負債累累。鑫鑫進入新生兒救護室後,壓力隨之而來。不得已,王金鳳將孩子提前出院。

隨之而來的是更大的不幸:鑫鑫兩個月大時黑眼球往下看,每天都在哭、還吐,後來還抽搐。王金鳳借了500元,去了牡丹江醫院,被診斷出孩子腦積水。醫生說需要去往北京手術,手術費用需要五六十萬,王金鳳嚇壞了,沒有辦法隻好將鑫鑫抱回家。

回到家裏孩子疼得大哭,王金鳳心如刀割,幾乎跪遍了親朋好友父老鄉親,借了一些錢,去了北京,做了造瘺手術。當時醫生說手術很成功,王金鳳喜極而泣,覺得女兒有了生的希望,不久就出院了。

五個多月後,王金鳳帶著孩子去北京複查,醫生的話再次把她推向深淵,醫生說孩子腦積水恢複很好,但出現腦血腫症狀。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孩子從出生到現在花了快二十多萬了,再也借不到錢給孩子看病。王金鳳無奈隻能帶孩子回家苦熬度日,希望奇跡出現。

因為借不到錢,鑫鑫病一拖再拖,幾天前孩子出現昏厥現象。王金鳳嚇壞了,經過多方打聽,後來在誌願者的幫助下,籌集了一點錢準備去上海求醫。

10月31日早晨5:30,王金鳳收拾收拾行李從老家出發,車票是誌願者幫著買好的。從老家到哈爾濱有近600公裏,一路上王金鳳背著行李緊緊抱著孩子,夜裏11:30才抵達哈爾濱。十幾個小時,一路顛簸,孩子昏昏沉沉,不停哭泣。王金鳳不停哄著孩子:寶貝不怕!晚上,王金鳳找了一個小旅館安頓下來,卻怎麽也睡不著。

11月1日早上8點20分,王金鳳帶著鑫鑫踏上了開往上海的G1202次高鐵。從哈爾濱到上海將近2400公裏,13個小時,王金鳳非常擔心,女兒能否撐過這十幾個小時。

車子準點開動,高鐵很平穩,可是由於十幾個小時輾轉,王金鳳和孩子都很疲憊。列車上孩子時而昏睡,時而哭泣。王金鳳不停地哄著,一會兒到車廂交界處走走,一會兒抱著鑫鑫坐著。能說的還是那句:寶貝不怕!

車子從東北到華北再轉華東,一路母子昏昏沉沉。王金鳳不知道這一行能否給孩子帶來希望。可是口袋裏隻剩下一千多元,連檢查的費用都不夠。唯一讓她放心的是,上海有小星欣誌願者在接她,幫她聯絡醫生。

下午2:30左右,列車行至天津境內,鑫鑫頭燙得厲害,開始發燒。王金鳳連忙給孩子貼上敷貼。“寶貝不怕,很快就到了。”

列車飛馳,王金鳳恨不得下一站就是上海。這幾十個小時,她幾乎沒有合眼,但她沒有選擇。等了12年等到這個小寶貝,不能就這麽放棄了,可她卻沒有更好的辦法。車過徐州,天漸漸黑了下來,此刻孩子已經安穩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距離上海越來越近,她的希望越來越大。

21點03分,G1202次列車準點抵達上海虹橋站。

當王金鳳抱著孩子背著行李隨著人流走出火車站時,誌願者錢小曼已經在出口等了很長時間。盡管第一次見麵,但在看到錢小曼的那一刻,王金鳳兩眼含淚,猶如見到親人一般。她知道,如果不是誌願者,她和孩子可能連上海都到不了。

此刻,王金鳳懷裏的鑫鑫依然在沉睡,40個小時輾轉,對一個重病的孩子來說風險可想而知。幾分鍾後,一輛救護車呼嘯而至,王金鳳抱著孩子登上救護車向著醫院疾馳而去。

上海之行,鑫鑫會等到希望嗎?發稿時王金鳳說口袋裏隻剩下1370元,幾個誌願者已經幫著墊付了幾千元,或許你的一份愛心,就能換來希望,拯救這條小生命。更多信息,請關注“乙圖”(yi_photos),乙圖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本文来源: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582996320835924310

Tag:
本文鏈接:http://www.packagehk.com/34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