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回望·1978年春節10|奚小琴的剪紙半生緣

回望·1978年春節10|奚小琴的剪紙半生緣

作者:Qearl 發表日期:05 分類:

和很多人一樣,冷不丁被問到1978年的春節你在哪裏這個問題,手機那頭的奚小琴回覆:「太久了,一下想不起來了。」話畢,還打上一個笑臉。倒不是因為上了歲數,記憶減退,而是作為剪紙藝術家的她,自打1973年一腳跨進位於汾陽路的上海工藝美術研究所小白宮,便在剪紙工作枱前忙碌了將近半個世紀。因此,在她的頭腦中,關於昨天,更多的還是剪紙的故事,或是在小白宮裏由師承磨練到傳承,或是在展覽和出訪時與各地甚至各國朋友的切磋分享。今年62歲的她,為了參加文聯舉辦的狗年春節迎新活動,日程表一直排到了臘月二十八。

《壁爐》,反映了1970年代末冬季家庭生活即景。2015年作

幾個小時後,奚小琴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傳來一張剪紙——《壁爐》,同時非常仔細地說明:「70年代末,在沒有空調的寒冷冬日,家中就會利用小園裏修剪下來的樹枝等,在壁爐里點燃一堆溫暖的火。此時,家中的小黑貓、長毛狗『潘娜』就會圍坐在壁爐前一起取暖。幾個月前家大修,粉刷壁爐時,過去寒冬里的溫暖如夢似幻重又浮現眼前,遂以剪紙記錄美好回憶。作於2015年。」

這麼多年來,奚小琴習慣以剪代筆,記錄生活。幸而有這張三年前的剪紙,讓她也打開了四十年前的生活畫面。於是,記者與奚小琴相約採訪。時隔五年,仍舊在工藝美術研究所小白宮,依舊是上回採訪時的辦公室。不過,這次看起來周圍更熱鬧些了。

回憶起1978年的春節,當年22歲的奚小琴,對美味的印象尤其深刻。「那時,物資匱乏,過年買菜,要憑券購買,還要早起排隊。我記得,天還沒亮,嘉善路菜場已經很熱鬧了。有的拎着網袋,有的提着籃子,還有用磚頭、繩子做排隊標記的,買點吃的東西真的蠻困難的。」奚小琴的兩個姐姐,分別在黑龍江和江西插隊,每逢春節,一家五口才有機會吃到團圓飯。「江西有一個香菇場,能弄到乾的香菇,在上海市區買不到的。過年時,姐姐帶回香菇,媽媽就把一隻只肉圓做在香菇上,蒸熟吃特別香,也特別稀罕。當時月工資只有三、四十元,過年的蛋餃、湯圓也都是自家做的,買不到現成的。」奚小琴說。

從餐桌上的美味,到壁爐邊一家人與小動物互動的溫馨,此情此景,即便隔着四十年光陰,也並非不能感知。這還得歸功於《壁爐》剪紙的還原。燃燒的爐火、堆積的柴薪、取暖的小黑貓、呆萌的「潘娜」、裝點過的壁爐和屋內隨意擺放的小板凳,仿佛是邀請主人再次走進熱氣騰騰的生活中。

1973年,17歲的奚小琴來到「小白宮」,成為海上剪紙名家王子淦(1920-2000)的學徒。成立於1956年的上海工藝美術研究室(1979年更名為上海工藝美術研究所)匯集了一批解放前在各個手工藝領域出類拔萃的藝人,設立了剪紙、竹刻、瓷刻、象牙細刻等11個專業。王子淦作為第一批被吸納的十二位手藝人之一,以鞋花剪紙起家,特別擅於表現花卉、魚蟲和鳥獸。從小受到父親藝術薰陶和水彩畫名家李詠森、冉熙指導的奚小琴,被王子淦一眼挑中,招到門下後傾囊傳授,愛徒也倍加珍惜,從花鳥魚蟲、人物、走獸,到植物、風景,為達到刀工要求,每個花樣至少練習幾十遍,苦練三年才能出徒。

奚小琴1970年代剪紙作品

就在即將滿師迎來自由創作的前夕,上世紀70年代中期的「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開始了,研究室的大部分手藝人集體下農村勞動,奚小琴在青年宮結束創作設計培訓班後,也被要求到環衛所跟着掃街。再次回到單位,想剪、能剪的作品也不敢輕易落剪了。

「我剛進單位的時候,小白宮很漂亮,櫥窗里有牙雕的天女散花、鳳穿牡丹,可那段時間覺得這些有『封資修』遺存之嫌,全部收起來了。王老師就讓我剪棉花、稻穗、麥子、玉米,以表現工農兵結合的農作物練基本功,這總不會有問題了。」奚小琴回憶。「文革」結束後,思想約束解除了,創作設計題材又開始繁榮豐富了。

奚小琴說,改革開放前,研究所是事業單位,運轉資金國家全額撥款,老藝人們的工作是研究和創作。當時剪紙工作室有王子淦、奚小琴和她的師兄,創作成果主要用來參加各類工藝美術展覽以及作為禮品贈送國內外政府代表團和文化交流團。

上世紀80年代,工藝美術研究所首先見證了改革開放後的變化。研究所從純粹的研究單位,變成了具有針對外賓銷售工藝美術品、為國家創匯的服務型單位。「大批外國遊客湧入中國,很多人都來單位參觀購買。有時旅遊團一來,剪紙就賣空了。那時,一張三十二開的剪紙,只賣1塊,再小點的,五毛錢。」

奚小琴,《開屏》 1980年代末

奚小琴還記得,王子淦老師創作的一張「大公雞」,四開大,賣到15元。「上級單位工藝美術公司知道後,說王老師一隻雞賣這麼貴啊,比賣活雞都貴,活雞才5塊錢一隻,你一張紙能賣十五塊。」說到這個片段,奚小琴至今忍俊不禁。

如果說,上世紀七十年代後期,奚小琴的創作是「追求內心的表達、渴望藝術性的表現而不太考慮銷售」,那麼到了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為了完成銷售任務,便向「精緻功夫大」的方面有所傾斜,孔雀開屏、敦煌藻井圖,以及結合了河北蔚縣細紋刻紙紋樣的鳳凰牡丹、雲龍,都是那個年代極為好銷的題材和形式。由於銷售的紅火,剪紙的價格、工資收入,也都慢慢提高了。

奚小琴,《細紋刻紙》 1980年代末

但是,隨之而來的是國家對全國各工藝美術研究所的轉制,事業轉企業,撥款逐年遞減,直至上世紀九十年代,撥款全面停止,完全依靠銷售維持經營。一批上了年級的老藝人,退休了,年輕的或出國,或轉行,曾經響噹噹的黃楊木雕、竹刻、瓷刻、絨線編織、象牙細刻,一個一個從研究所消失了。「1956年剛剛成立研究所的時候,老藝人們的收入比國畫家還要高,畫院的畫家都反過來往我們這兒跑,幫手工藝人畫竹刻稿子等,當時一些手工藝品上都留有名畫家唐雲、程十發的名字。到後來,卻徹底顛倒了,人員也就流失了。上海的工藝美術研究所能保留至今很不容易了,像北京、南京等,都解散了。」奚小琴說。

奚小琴,《樹熊》,1983年,被收入當年上海美術年刊

進入新千年,國家意識到傳統手工藝逐漸消失的問題,全面開始了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2002年,上海工藝美術博物館正式開館,結束了曾經只對外國遊客開放的歷史,並且努力恢復一度消失的傳統手藝。澎湃新聞記者採訪時看到,在奚小琴隔壁辦公室,有一位老師正在指導學生做木雕,奚小琴說,這是2017年剛剛恢復的黃楊木雕工作室。「2009年起,隨着『非遺』深入,各方面變化都很大,政府有了保護意識和扶持津貼,文聯和非遺中心也組織各種活動,整體狀況比九十年代大為改觀了。」

奚小琴的師兄,如今已超過七十歲不能再被返聘了,如今,小白宮的剪紙工作室仍有三個人,奚小琴、師兄帶出徒的學生和在博物館商店兼職的奚小琴的學生,博物館每天開放,早已過了退休年紀的奚小琴在退休之日就被返聘回來,一周工作五天,春節前更是忙碌得連軸轉。

為紀念抗戰七十周年創作的表現新四軍抗戰場景的剪紙作品

回顧自己將近半個世紀的剪紙生涯,奚小琴很感慨:「我來研究所的時候,這門手藝已經脫離了老上海鞋花剪紙的功能,王子淦老師從1956年進所到1973年我加入的十多年間,自己的變化也很大,從鞋花的彎月型中解放出來了,做了很多不一樣的東西。如果不是『文革』十年,會留下更多創作。七十年代我工作以後,這裏已經恢復了一點生機。每個時代,都有屬於時代的創作風格。有兩幅七十年代末的作品,一幅是兒童團員送彈藥乾糧、站崗放哨,還有一幅是少先隊員,畫面上還有『砸爛四人幫』的口號,剪紙構圖也有明顯的時代特徵。這兩幅作品是當年參展後師兄幫我留下來的,好多年過去,他找出來交給我,我很意外,也很感激他。」

奚小琴1970年代剪紙作品

王子淦曾經這樣評價奚小琴的剪紙,「既有民間傳統,又有時代氣息。特色是取題有趣味性,富有生活氣息,造型活潑,構圖勻稱美觀,用色和諧,為我學生中佼佼者。」 異國出訪時的風土人情、尋常生活的一草一木甚至小狗小貓、懷念父親特別創作的新四軍抗戰場景……從不同階段的作品中,都可以見到一位熱愛生活、樂於觀察、勤於表達的剪紙藝人對時代的刻畫。

奚小琴作品《聰明伶俐》

奚小琴告訴記者,她曾在天津博物館見過一套老上海的鞋花剪紙,鞋花上剪的都是當時的電影名稱,《我愛妹妹》《夜半歌聲》《一代尤物》等等。「上海是中國電影的發源地,當年看電影是非常新潮的,這種文化生活也被反映在鞋花上,真是特別時髦的剪紙花樣。」奚小琴一邊說,一邊拿出了一張她的剪紙,作品上有四個篆字「聰明伶俐」,畫面中心用剪刀工表現出了「蔥」「夜明珠」「老菱」「李子」,配上飛翔的綬帶鳥和追逐遊戲的孩子,長命百歲、聰明伶俐的吉祥寓意,都在方寸的剪紙中體現得精緻秀美,讓人享受到脫胎於鞋花剪紙的傳統剪紙工藝之美。

忙過狗年春節,奚小琴還有一個心愿:「等空一點了,我想剪一套有江南特色的剪紙,類似鞋花剪紙,最能反映剪刀工的作品。我覺得不管如何創新,剪紙原來的特點應該要保存下來,這是上海剪紙的一段歷史,是根基,不要讓它消失了。」

奚小琴,《茶屋緣》 2016年


本文來源:http://news.163.com/18/0224/07/DBD5ITF8000187VE.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packagehk.com/84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