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凌文:國家能源集團不是壟斷 而是集中度還不夠

凌文:國家能源集團不是壟斷 而是集中度還不夠

作者:h 發表日期:h 分類:

凌文現任神華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中國神華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副董事長、總裁。

去產能仍需堅定執行

中國能源報: 去底至今年初,我國局部地區出現電煤供應緊張,有觀點認為這是去產能導致煤炭供應偏緊所致,您怎麼看?應如何統籌去產能和保供給?

凌文:就我掌握的數據來看,2017年,全國能源消費總量約為45億噸標煤,同比增長近3%。其中,煤炭佔比大致在60.4%,同比有所下降。從產量來看,去年我國的煤炭產量約為35.2億噸。

總體而言,煤炭還是「產大於銷」,仍處於產能過剩的狀態。因此,「三去一降一補」還應該堅定地執行下去。

去年冬季出現的保供問題,實際上還是個別時段、個別地區、個別品種的短缺。比如,冬季供熱需求、東北地區的需求等等。總體上看,大方向沒有問題。去產能不是去產量,是要淘汰落後的、污染的、不安全的、不高效的產能,是要把先進的產能釋放出來。

現在來看,電廠的庫存已經回暖,普遍在20天左右,已恢復到正常水平。電廠庫存偏少時,我們要保供,但不能簡單認為是煤缺了,總體上來說煤是不缺的。

中國能源報:去產能去到什麼程度比較合適?未來幾年,國家能源集團煤、電發展將把握怎樣的節奏?

凌文:從國家層面上,煤電、煤炭等一次能源的比例,一定會逐步降低。但是我國「貧油、少氣、相對富煤」,而煤炭的基礎量又很大,在這樣情況下,只能逐漸降低煤炭消費比例,不能一下子把目前能源消費佔比達60.9%的煤都去掉。

一方面,逐步配合國家把比例降低;另一方面,存量部分要保證是先進的、高效的、環保的、清潔的,而且是安全的。未來的煤炭利用一定要走這條路。

我個人覺得,未來煤炭行業不會是再以擴張為主,發展也一定不會是量的增加,國家能源集團未來的發展也一定是以追求質量為目標。我們要在產品質量上保證國內、國際領先。煤電、煤炭,都要更加注重在質量、技術等方面的領先性。

不要盲目談「去煤化」

中國能源報:您認為在未來能源結構中,煤炭應該處於什麼位置?

凌文:煤炭不是「夕陽產業」。我國能源利用以煤為主體的格局,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不會變化,未來若干年煤炭仍將是主體能源。

我們必須做好煤炭這篇大文章,對煤的注意力不要分散。國家將煤炭清潔高效利用作為2030年9個重大工程之一,也體現了中央對此高度重視。

未來煤炭消費比例會逐漸下降,到2035年希望能夠降到50%左右,到2050年降到40%左右。但煤的利用一定是越來越清潔的、乾淨的,所以當煤炭消費比例降到40%的時候,煤炭利用的質量肯定要比現在好上許多。

中國能源報:您在小組發言中也講到,煤在歷史上是做出貢獻的,我國煤電排放標準也是世界上最嚴格的。那為什麼大家仍然認為煤炭、煤電是「髒」的?

凌文:這個問題需要社會各方共同做工作。煤是社會的功臣,煤提供了我國從建國以來所有能源消費的75%,煤炭產業的功勞不容抹殺。

煤炭曾經在產量、安全、清潔三個方面的問題,目前都已經解決了,這時候應該還煤炭一個「清白」,不要盲目「去煤化」。煤炭行業有什麼問題,一定會踏踏實實地解決,希望社會各界能夠公正地去對待。煤炭行業過去有功,但現在也沒罪,這句話我一定要說出來。

中國能源報:您是《「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提出的9個重大工程之一,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的總負責人,這一工程目前進展如何?

凌文:現在正處於實施方案的最後論證階段,論證要報上級有關部門批准才可以實施。整個項目要持續15年左右。

煤、電之間沒有特殊矛盾

中國能源報: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關停不達標的30萬千瓦以下的燃煤機組,您覺得這些燃煤機組有哪些問題?國家能源集團這樣燃煤機組現在還多麼?

凌文:國家能源集團的30萬千瓦機組有的比較落後,但也有比較先進的,比如集團一些30萬千瓦的循環流化床機組,可以做到超臨界、超低排放。

而有一些小機組,已經有二三十年的歷史,排放高、效率低、煤耗高,這種情況的一定要堅決淘汰。

針對這些落後機組的解決方案,可以「上大壓小」,或者進行改造以達到相關標準。因為目前很多30萬千瓦及以下機組要負責供熱,涉及民生保障不能輕易關停,有委員也提出用核電小堆來對這一部分機組進行替代。

落後機組的改造、淘汰工作是我國能源轉型升級,從追求發展速度向追求發展質量轉變的一個重要方面,國家能源集團會堅決落實。

中國能源報:今年年初,國家能源集團與重點電力企業簽署了電煤3年長協合同,合同是基於什麼考慮,合同量有多大?

凌文:我認為3年電煤長協合同是大趨勢、大方向。包括我在內,煤炭行業很多人對此已呼籲多年。

一級能源標籤分體式冷氣機 - 精選優惠節能分體式冷氣機可供購買一級能源標籤冷氣機, 多款熱售優質品牌,並提供專業可靠的一站式服務,包括上門睇位、安裝及維修服務。

2017年局部地區出現了電煤保供壓力,這一因素也促使今年第一次簽訂了3年長協合同。未來我們會堅定不移地朝市場化、契約化、合同化的方向發展。

目前3年長協的合同總量不是很大,但今年開了個好頭,這很重要。我相信以後量會逐年增加。

中國能源報:我們了解到,今年電煤長協合同簽訂後,地方發電企業合同量有所提高,發電央企份額有所降低?

凌文:央企也好,地方發電企業也好,企業之間是平等的。國家能源集團2018年年度合同的總量比去年有所增加,供應是增加的。

的確,今年我們與各個企業間的合同分佈有變化。因為產量就那麼多,所有企業簽約的權利都是平等的,沒有剩餘的煤源了,自然就無法簽不新合同了。今年地方發電企業和發電央企的長協份額變化,完全是市場行為。

在供應總量增加的情況下,國家能源集團即便對原國電集團旗下的電廠,給的合同量也和其他四大電力一樣,並沒有特殊照顧。從這一點可以看出,國家能源集團講規矩、講大局,集團內部沒有偏向。

中國能源報:說到煤電矛盾,您覺得發生的原因、難點在哪兒,應該怎樣解決?有什麼建議?

凌文:我不認為煤電之間有特殊的矛盾,不同意把它激化為煤電矛盾、煤電「頂牛」,這麼多年我們合作的很好。包括燃煤發電在內,煤炭與鐵礦石、鋼等下游產業之間,都是上下游產業鏈的關係。

標誌就是,近年來,從過去不斷地拉閘限電,到現在安全穩定的能源供應,老百姓不用擔心用不上電了,能源供應的問題解決得很好。

合併產生新壟斷的說法不公平

中國能源報:有觀點稱國電和神華的合併會產生新壟斷,您怎麼看?

凌文:我們國家的煤世界第一多,佔了全球產量的一半,但國家能源集團合併完只佔到15%。

我們不僅不是壟斷,而是集中度還不夠,像國家能源集團這種體量,實際上這個比例需要再高一點,才更安全。

壟斷是依靠在行業中的地位把控價格、標準等來牟取不正當、不公平的權益。國家能源集團旗下的電廠和其他四大電力一樣的待遇,說我們壟斷非常不公平。

中國能源報:國電和神華的合併非常受關注,國家能源集團擁有四個「全球之最」,作為總經理您的壓力在哪?未來有什麼發展規劃?

凌文:壓力肯定有,最大的是安全壓力。同時,在合併後需要把員工的活力帶動起來,迅速地把30多萬員工的人心統一起來。

下一步的發展規劃目前正在研究,還不好透露。

中國能源報:神華寧煤煤制油項目現在運轉情況怎麼樣?

凌文:非常好。

A線和B線已經連續安全、穩定、滿負荷運行兩個月,「安」、「穩」、「長」、「滿」這4個字已經做到了。第5個字是「優」,我們今年的目標是把「優」這個字做好,「優」字在今年年底爭取給大家一個好的答案。

接下來,要解決好兩個問題:一個是排放要達到設定的最優排放,另一個是效益要非常好。

習近平總書記對煤制油項目非常關注,2016年7月19日,親自到現場視察,2016年12月28日、2017年12月底,又分別做出重要批示,我們必須落實好。

中國能源報:國家能源集團牽頭組建氫產業聯盟,接下來會有什麼項目上馬嗎?

凌文:對我們而言,重要的不是上馬什麼項目,而是搭建一個平台,解決中國的氫能產業相關標準、佈局以及需要共同攻克的一系列技術問題,整合包括產氫、儲氫、運氫、分配,以及電池堆組件、材料、整車、電動機等在內的整個產業鏈,共同攻關,在世界氫產業中實現彎道超車,創建屬於中國的解決方案。

來源:中國能源報

原標題:兩會獨家丨凌文:國家能源集團不是壟斷,而是集中度還不夠


本文來源:http://www.jiemian.com/article/1977899.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packagehk.com/90138.html